被吓住了

前段时间重新把很久之前的想法翻了出来,试图把nhc(a haskell compiler)移植到nds上面去,这两天重新一试,丫的,太恐怖了。基本上可以说这个想法里面除了结果是美好的以外,整个过程将是吐血抓狂的。读写Makefile,arm平台,nhc实现各个方面全部要了解,而我现在全部不懂。而且我的最初想法是不依赖dslinux的,也就是不跑在操作系统上,而nhc的实现比较依赖posix的标准的。完了。
也许应该回头动yhc的脑筋,毕竟它的runtime只是一个虚拟机,可能要好port一些。但是那东西又是基于scons编译系统,丫的,又是一个完全不懂的细节问题。
此条目发表在My Life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